冯鑫的资本悲局


  原创无冕财经昨天我要分享image.php?url=0Mmd6IeOyf

  ?

  2013年的一场饭局上,雷军称冯鑫“对钱认识不够深刻”,也正是在那之后,冯鑫和暴风集团开始热烈地拥抱资本。常年研究佛教并表示不为过去的事后悔的冯鑫,内心如今会有悔恨吗?

陈涧,设计:甄开心,实习生:何慕丹

  原来,等待冯鑫和暴风的,是更大的风暴。

  开盘即一字跌停,这是资本市场对冯鑫涉案的反应。如今,暴风集团(.SZ)市值不足19亿元,再难望见曾经的408亿高峰。

  “暴风终于爆雷了。”面对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一位投资者感慨道,因为暴风集团这一年实在是泥足深陷。

  但令人意外的是,暴风的雷,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引爆。冯鑫其人,着实谈不上高调,所以在他涉嫌犯罪的公告出来前,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多方猜测,冯鑫之事可能与其投资合作的光大旗下MPS项目破产有关,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冯鑫可能涉嫌在项目并购运营中存在行贿行为。但截至目前,上述消息尚缺乏权威机构的证实。

  等待冯鑫的将是什么?

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仅7月份,暴风便28次沦为“老赖”。

  image.php?url=0Mmd6I4vpL

  ▲暴风集团亏损加剧。

  不懂钱的冯鑫,终究还是没有读懂资本,或许,他和暴风的结局已经写好——一场资本悲剧,想玩弄资本,最终却被资本玩得团团转。

  不差钱与不懂钱

  从408亿市值的高峰陨落前,冯鑫走过的是一段平坦的旅途。

  “第三,你对钱认识不够深刻。”2013年饭局上,雷军告诉困惑的冯鑫。

  冯鑫不懂钱,因为曾经来钱太容易?

  “当时我太不缺钱了,我才养活了十几个人,一个月收入大概在150万元,我根本就不知道要钱干嘛。我干的事情不太花钱。”2005年8月创业后,冯鑫靠帮别人的公司导流量、挣快钱过着相当惬意的日子,所以那时他觉得自己只有10多人规模的公司,至少价值1000万美元。

  挣钱快,投资款也来得容易。

  很快,冯鑫拿到蔡文胜的300万元投资,几个月后,他再次拿到IDG投资的300万美元。即便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时,暴风影音还获得了来自经纬创投和IDG的600万美元融资。

  image.php?url=0Mmd6IPb8J

  ▲冯鑫出事后,投资过暴风的蔡文胜发朋友圈感慨。

  2007年,他通过1200万收购周胜军的暴风影音,迅速成为视频播放器领域的老大,并很快获得超过2000万用户。

  当暴风当时的资方IDG希望冯鑫买下另一家同业公司超级解霸时,冯鑫对资本的陌生再一次显现:“我当时不太懂资本。好像要价600万美元还是700万美元,我说我吃不下来。其实是个资本游戏,相当于给我增加投资,我再买回来。也不能算错,如果这个产品落到雷军或者周鸿t手里,我就多了一个对手,买回来我就没有对手了。”

  无论如何,那是冯鑫的高光时刻,在巅峰时期超过70%的中国电脑上都装有暴风影音。彼时,爱奇艺尚未诞生,视频战争的年代尚未开启,腾讯视频远没有如今的势头,可以说冯鑫握着一手好牌,却被打得稀烂。

  因为不懂钱、不懂资本,冯鑫并没有在最容易拿到钱的时候融资扩张,在漫长的冲击上市之路上,暴风逐渐成为一家边缘化的互联网公司。

  在2008年获得1500万美元C轮融资后,暴风随后有近3年不曾融资,2011年3月11日的D轮融资也只有7450万人民币。在那之前,龚宇创办了爱奇艺,贾跃亭的乐视网异军突起,暴风的地位已不再稳固。冯鑫一直在带领暴风冲刺上市,但从2010年开始拆出VIE结构到成功IPO,冯鑫花了5年时间,这期间暴风融资额鲜少过亿。

  那时,冯鑫不差钱,但更不懂钱。

  2010年以后的视频播放器战局,乐视与爱奇艺拼命融资,腾讯视频背靠大金主腾讯。龚宇的爱奇艺,8年融了41.3亿美元:成立当年即获得百度5000万美元投资,2014年又拿到小米等资方3亿美元的B轮投资。

  当乐视挑起版权大战时,同业玩家都弹药充足、攻城略地,但暴风没有雄厚的财力参战。也许在那时,冯鑫终于知道要钱干嘛用了,但他离钱已经远了。

  “你对用人、资本环境、金融机构没有合作好,背后实质是智慧不够,你是不知道如何跟他们相处,不会跟他们很好的合作。并不是源于他们本身错了,是因为你没有能力去跟他们相处好。”在2013年的饭局上经雷军点拨后,冯鑫转变了对资本的态度。

  冯鑫疯狂,资本聪明

  有钱的时候不懂钱,没钱的时候冯鑫也不懂资本。

  2013年以后,冯鑫向资本敞开怀抱,拥抱资本热衷的故事。

  火热的风口,聪明的资本,疯狂的冯鑫,这是暴风上市这4年最好的注解。

  “我们公司副总裁都干不了,我自己在负责。我2014年后半年80%的精力都在干这个事情。” 2014年下半年暴风科技(后更名为“暴风集团”)上市前夕,重心转向VR,从那时到2016年,VR一直是年度最火的创业概念。那时,一个刚成立的所谓VR媒体网站,能轻松拿到上千万融资。搭上VR概念股的暴风科技,书写了两个月46倍的神话。

  image.php?url=0Mmd6Iklu3

  ▲暴风上市以来股价表现。

  此后,暴风集团旗下VR子公司暴风魔镜先后获得来自华谊兄弟、中信资本、暴风集团以及IDG等多家资方的投资。但风口疯狂,资本却极聪明,VR浪潮退去后,资本的麻烦缠上冯鑫。

款规定2020年底前需完成IPO或被并购,若未达成,冯鑫需承担回购责任。2017年10月,中信资本要求提前撤资,双方闹上法庭,暴风魔镜、冯鑫以及暴风魔镜法人黄晓杰名下约9000余万元财产(8000万元本金和1000万元利息)被法院冻结。

  那时,曾身价80亿的冯鑫已经连4000万人民币都拿不出。中信资本入局时便已想好出路,冯鑫在拥抱资本时却不曾为自己留下后路。

  当年乐视生态神话席卷互联网圈,文娱、影视、互联网体育等概念被资本一路追捧,冯鑫带领暴风集团先后入局,投资、并购、质押融资,他一项都没落下。

  2016年年中,暴风体育和暴风影业先后成立,暴风集团共计出资2640万元。没钱怕什么,拉金融机构入伙即可。所以2016年2月25日,暴风集团与光大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等资方合伙出资成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耗资52亿并购海外体育版权公司MPS 65%的股权。

  image.php?url=0Mmd6IItaG

  ▲上海浸鑫股东构成。

  当时的设想是,并购后将这份资产装入上市公司暴风集团,按照当年互联网体育的火热程度,股价能上涨多少、参与方能套利多少?但可惜,这起并购踩雷,2018年10月MPS宣布破产,52亿真金白银打了水漂,暴风集团和冯鑫被光大浸辉、浸鑫基金告上法庭。

  “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这直接导致了暴风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冯鑫曾反思,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他也玩不转,暴风集团也曾尝试收购海洋音乐、影星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但都以失败告终。

  即便公司上市了,冯鑫也极难融到资。

  2018年5月,暴风集团撤回两年前的不到20亿定增计划;同年6月,暴风集团试图通过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再融资不超过5000万元。可见,冯鑫并未得到资本的青睐。

  留给冯鑫的路是——质押股权融资,但靠股权质押借来的钱总要还的,而随着风口逐流数年的暴风集团并不赚钱,随着股价一跌再跌,冯鑫只能一次又一次补仓,其所持股份超过95%被质押。2018年开始,冯鑫已经数次补仓,截至7月29日收盘,其股价已经下跌至5.67元/股。

  image.php?url=0Mmd6IzYNe

  ▲冯鑫股票质押情况。

  无论远离还是拥抱,资本都不眷顾冯鑫。等待着连续近3年亏损、净资产为负的暴风集团的,是退市吗?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